莫寻短见

披着驴皮的马:

是安艾!

瞎摸了几张图

无脑恋爱老套内容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嗝

严重OOC

886


[凹凸世界]Je suis l'amour et la haine 终章

Suomiの本愿:

最终章了。不啰嗦了。


大家下一个修罗场再见。


 拖了那么久,真的很不好意思……






 


无聊的公选课,雷狮坐在安莉洁身边,笔尖在五线谱上飞舞。安莉洁趴在桌子上,写完曲子的雷狮抬起头看着安莉洁认真的样子,就去戳安莉洁的脸,“你还真听课?”


 


“诶?”安莉洁眨眨眼睛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雷狮哈哈一笑,“哇你还是个正常人。分心就对了。”


 


雷狮刚想修改一下自己刚刚的创作,却感觉到安莉洁一动不动的眼神。雷狮转回头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“雷狮。”安莉洁开口,“这周末我们去旅行吧。”


 


雷狮把这句话消化了3秒,“这周末?!旅行?!”心想他的安莉洁不得了,一开口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


 


安莉洁却好像不像是开玩笑,“我说真的。我想去旅行。这周末就去。”


 


“呃……”雷狮凑近安莉洁,“去哪里?”


 


“……不知道。”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

 


“那你想去哪里?”雷狮问的时候,做好了安莉洁回答“没想过”的准备了。


 


安莉洁开口却慢悠悠的,“海边吧。”


 


“你居然有决定?”——去海边听起来也非常不错吼……


 


“我觉得你会喜欢,海盗先生。”安莉洁点点头,“就是,想去。”


 


雷狮抬手捏了捏安莉洁的脸颊,“怎么突然就想去了。发生什么事情了?一般你想干什么,都是有什么原因的。”


 


安莉洁扭动脖子移开自己的脸,重新趴会了课桌。为什么突然想去旅行了呢……


 


可能也是突然就很想换换心情吧。


 


 


安迷修和自己开口说要去留学,安莉洁虽然有点意外,但是真的双方话都说开了,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。也许真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内心……所以,也就比较尊重现在这样的局面了。


 


不过让安莉洁意外的是,凯莉之后竟然也和自己提及要去国外了,也是在餐桌上。安莉洁放下了自己手上的筷子,“为什么……?”


 


“嘉德罗斯叫我和他一起去美国。”


“你答应他了?”


“答应去美国了。”


“没别的了?”


“没了。”


 


安莉洁看着凯莉泰然自若地吃着饭的样子,把身子往前凑得凯莉近了点,“真的没有吗?”


 


“真的呀。”凯莉眼皮也不抬一下,“都说了,我不会接受他的。”


 


“唔。”安莉洁轻轻微笑,“试试看嘛。”


 


“我又不是傻子,不会谈恋爱。谈了也就这么回事。到时候分了又是我最惨。算了。”


“你不会谈恋爱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们几个都不是会谈恋爱的。虽然你谈了很多个。”


“闭嘴,死柠檬。”


 


凯莉把筷子伸到安莉洁的碗里,拿走了她碗里的胡萝卜,“反正吧……再说吧。”


 


“也是,你都答应他去了。”安莉洁拿起筷子赶走凯莉伸过来的手,筷子打在一起的时候,凯莉幽幽地开口,“……我只是,想再和一个人说句再见这样。”


 


“……诶?”


 


“他对我来说就像春风一样。那时候……只有他是不一样的。但是……他不喜欢我。我也不想失去他。”


 


“这样……”


 


凯莉终于放下手中的筷子,“想再去看他一眼。到时候看看,要不要面对新的感情。我……是这么想的。”


 


安莉洁开始埋头吃饭。她看出凯莉内心多少有些伤心和难过,她不敢多说话怕戳到她的痛处。以前她都不在乎这些的,觉得说出来对大家好都行,现在她也开始照顾大家的感受。人,估计都是会变的吧。


 


“算了。反正找不找得到也两说。就算有什么情况,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了。”


 


安莉洁抬起头,“所以还是决定好了,只是不想承认是嘛?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“凯莉,坦率一点,不好吗?”


“闭嘴。”


 


 


安莉洁在课堂上拉回自己的思绪。她想了想,身边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决定和改变,那她,倒也想换一个地方让自己理一下思绪。虽然她现在和男朋友和好了,也算是知道了自己内心的想法,但是,她总觉得她和雷狮之间,缺了一些什么东西。


 


有的事情,还是需要自己去确认才对。


 


“就想……一起去。”安莉洁偏过头,“想一起去。想和雷狮一起去。”


 


雷狮哈哈笑了,“你还真是怪。”


 


“……哦。”安莉洁觉得她也没啥好反驳的,好像自己真的是很怪。


 


“明天就走呗。”雷狮撑起下巴,“既然偶读决定好了的话。我开车。”


 


“诶,明天?不是周末嘛……”


 


“明天你课少。礼拜一也没啥课。多去几天咯。”雷狮抬起手弹了下安莉洁的脸颊,安莉洁拍开雷狮的手,“好吧。知道了。”


 


“论迅捷,你是比不过我的。”雷狮说完继续开始搞自己的乐谱。安莉洁心想,这家伙,还真是来去如风啊。


 


 


 


海边的旅途时间过得非常快。雷狮也是特别有钱,特地租了个超大的海景房。安莉洁除了第一天去进行了浮浅,接下去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躲在岸边,在巨大的太阳伞下抹着防晒霜,看着雷狮在海边已经和新朋友打成了一片。她开始后悔自己做出去海边这样的决定,因为她突然发现,自己简直就是个见光死。


 


“得了,你黑一点我也不会嫌弃你的。”雷狮拿着冰可乐去冰安莉洁的脸颊,安莉洁伸手拿过饮料,“可是晒伤了就很痛啊。”


 


“用别的事情忽略掉它的疼痛就行了。”雷狮脸不红心不跳,安莉洁瞪了他一眼,“才不要。很累。”


 


“不要嘛……?”雷狮笑嘻嘻地凑了过来,安莉洁站起身子,用沉默表示抗议。不过太阳底下果然还是太吓人了……


 


“诶算啦。你去买点冰呗。”雷狮把草帽递给安莉洁,“反正你等下也不去浮浅,老坐在这里到时候多少层防晒霜。”


 


安莉洁想想似乎也有道理。于是带上草帽弯下腰,“那个……你吃什么嘛?”


 


“我不用。”雷狮戴上墨镜,“都交给你买了,指不定是什么酸爆了的东西。冰水还有很多。”


 


“明明柠檬冰沙很好吃的……”话是这么说,安莉洁也没有和雷狮太纠缠,她抬起身子转身,迈开步伐往冰沙的铺子走去。


 


 


冰沙的机器似乎因为工作量太大,负荷太重于是罢工了。安莉洁戴着草帽看着老板修了很久,总算是等到了机器重新运转。当她捧着超大份的柠檬冰沙准备回去找雷狮的时候,却在目光捕捉到遮阳伞下空缺的同时,听到背后有人喊,“有人好像受伤了——”


 


安莉洁心脏收缩了一秒。雷狮不在有人失踪……她看着人流往一个地方密集了起来,她扔掉手上才吃了一口的冰沙就往那个地方跑了过去。好像有血——安莉洁拨开人群往里面看,那个人,不是雷狮。


 


那么雷狮去哪里了?


 


“雷狮……”安莉洁的脑海里一下子都是雷狮的样子。她到处搜寻着雷狮的身影,可是她找不到。安莉洁的心陡然降落到了最低,内心升腾起一股很不好的感觉。


 


要是没有离开他就好了……安莉洁这样想着却突然听到有人叫她。一转头,就看到雷狮坐在不远处的沙滩上,他偏过头,“你在找什么?”


 


“我……”安莉洁情绪还没稳定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 


“我前面等你挺久不回来,想去找你,结果好像踢到什么东西脚破了。听说海水可以——”


 


安莉洁迅速地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雷狮。雷狮莫名其妙,“怎么了……?”


 


“看你不见了……”差点就要哭出来的声音。


 


“我这么大个人,怎么会不见。”


 


“前面说有人受伤了……我怕……”安莉洁抬起脸,泪水还是留了下来,“爸爸……爸爸就是……突然……”


 


雷狮好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他抬起手,擦掉安莉洁脸上的泪水。吻如同安慰一样落在安莉洁的脸颊上,“我在。”


 


“对不起,我……可是……”


 


雷狮一把把安莉洁抱在怀里。这是他一贯的安慰方式,粗暴,沉默。


 


但是安莉洁却安下了心。


 


 


去寻找安莉洁的雷狮脚踢到了一个尖锐的石头,脚背上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。在沙滩的救助站处理完这些事情,安莉洁和雷狮也无心玩耍,回宾馆睡了一觉。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雷狮在半睡半醒间抱住安莉洁的腰,“去外面走走?”


 


“脚,没问题吗?”


“又不是伤到骨头。”


“哦……”


“走吧,重新给你买个刨冰。”


 


后来倒是也没有买刨冰,在外面随便买了点吃的之后,雷狮就牵着安莉洁的手沿着沙滩吹着海风一路走。傍晚的太阳也不太毒了,安莉洁很喜欢这样的气候。刚想着要说些什么,雷狮却突然开口——


 


“我其实,本来不相信爱情的。”


 


安莉洁抬起脸,她看着雷狮的侧脸,觉得他的内心果然还是很寂寞的。虽然到现在安莉洁还是不太懂雷狮……但多少,感觉到了他的情绪。


 


雷狮浅浅开口,“本来我就隐约觉得家里人关系不好。小孩子其实,意外地很敏感。但是……不知道哪里出了错。后来才知道,是因为,卡米尔……是私生子。”


 


安莉洁内心一跳。


 


“这种事情,给谁知道了,都不开心吧。可是父亲到底爱谁呢,到底为什么还要和母亲结婚呢?说到底还是因为大户人家的那些规矩。”


 


安莉洁感觉到雷狮的手渐渐握紧。她也轻轻地,回握着雷狮。


 


“所以……我就知道。结婚什么的,没有感情都是可以的。和谁交往,不都是为了那种事情。”


 


“雷狮……”


 


“可是。”雷狮转过身,他看着安莉洁。安莉洁的眼神愣愣地看着雷狮,她的内心突然就开始砰砰跳。


 


“可是,遇到了你。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”


 


安莉洁不敢呼吸,她身体的细胞都紧绷了起来。雷狮的眼神非常深邃,非常专注,她不敢移开,不敢眨眼,她生怕自己随便一动,就会破坏这样的感觉。


 


“第一次看到你,就喜欢你了,安莉洁。我喜欢你。”


 


安莉洁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了。


 


“不想让你和别人在一起,哪怕这个人是卡米尔,我也绝对不想放手。不想让你离开我身边。不想让你不开心。不喜欢看到你的眼泪。”雷狮微笑,“我要你变成我的女人,安莉洁。我想要要你的心。因为,我喜欢你。”


 


安莉洁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开始沸腾了。她心跳飞快,但是莫名地有什么东西,尘埃落定的感觉。她突然意识到,原来她和雷狮之间,缺了的,就是雷狮的一个告白。


 


他认真地看着他。对她说了她想听到的话。


 


不是敷衍的承诺,不是霸道的夺取,不是蛮横的要求。是真正的告白。雷狮风格的告白。


 


她终于,是确定了。


 


 


“我也喜欢你。我想和你结婚,雷狮。”安莉洁微笑,这样开口。


 


雷狮一愣,“后面那个是什么……不行,收回去。”


 


“诶?”


“求婚的事情不是应该是我说的吗?”


“我就不可以吗?”


“不可以。说出来觉得我怪没面子。”


“可我都,说了……收不回去。”


“那我就当没听见。你把前面半句再说一次。”


“不要。”


“有什么不要?”


“我都说出来了……”


“不行,你必须要说。”


“我要是……”


 


雷狮一把吧安莉洁抱了起来。安莉洁双脚离开地面,手抱住雷狮的肩膀俯视着雷狮,“放、放我下来……”


 


“嫁给我,答应我我就放你下来。”


 


“你是强盗嘛?!”


 


“算是吧。怎么样?”


 


安莉洁轻轻笑了。他就是强盗。自由、不受束缚、和风一样的雷狮。


 


她低下头,吻住了雷狮的唇。


 


 


 


-


 


三个月后


 


 


凯莉去见了一次金。普通地吃饭、聊天、逛了花园,然后各自回家。说再见的时候,凯莉心想,终于是结束了。


 


金过得很好。而她也要开启新的人生了。


 


“所以我这个人。自私、暴力、劣质、毒舌、还和很多人睡过。你确定还要和我告白吗?”凯莉走在台阶上,开着台阶下的嘉德罗斯,就这样问他。


 


“我说了多少次了。我喜欢你。做我的女朋友,凯莉。”嘉德罗斯仰起头,他从来没有放弃。


 


“行吧。”


 


凯莉微笑着,吸了口气。她从台阶上跳了下来,觉得风在自己耳边吹过。她落入了一个怀抱——很温暖,有阳光的味道。


 


“这次就答应你吧。”凯莉这次,终于改变了回答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半年后


 


 


安迷修在办完手续后,终于到了到了住家的地点。开门迎接他的女主人特比热情,把一切都打点好告诉安迷修应该怎么做。


 


“主要我觉得,需要有个人照顾我那两个不省心的娃。”


 


“诶?”安迷修转身,“夫人有两个孩子?”


 


“是啊。”女主人微笑,“我们都是移民过来的,其实我自己还有很多不习惯。丈夫又一直工作,凭良心讲带两个孩子很累。”


 


“小孩子……确实辛苦。”


“没。他们上高中了。”


“……诶诶,夫人看起来这么年轻?”


“讨厌啦人家就是很年轻啊!”


 


安迷修还在想说什么的时候,有开门的声音。清脆的声音响起,“妈我回来了!”


 


怎么有点熟悉……?


 


安迷修还在脑内搜刮着什么,一转头,就看到了熟悉的脸庞。稚气依旧挂在脸上的艾比看着安迷修,嘴巴变成了O形——接踵而来的,则是——


 


“啊!!!!!!!!!!!!!!!我靠!!!!!!!!!!!!!!!!!!!!!!”


 


“你怎么了艾比?”女主人大惊失色。艾比指着安迷修大喊,“妈妈妈妈这个恶心帅怎么在家里……??!!!!!!!!!!!!”


 


“诶诶诶诶诶?!”


 


在混乱的声音中,安迷修意识到,自己的英国留学阶段,会一样非常精彩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END


 


 



『安艾』告白

宵夜quians:

这里宵夜。因为一个朋友的失恋写的这篇。她喜欢安艾,所以想给她一个完美的结局。
【】:对话
『』:想法及个别名词
这里是我的写文习惯,请多担待:D


告白
  少女精心搭配的衣装隐约带着些冷热流的颜色,在镜子前踌躇不定。她的脸颊红的彻底,围巾都遮不完全。
她轻声复习着早已暗自说过百遍的话语,巨大的呆毛几乎变成了心形的形状。
  她对着镜子,做了个加油的手势,慢慢的走向她的目的地。
  她尽可能的平复心情,可是脑海中却总是回放那个人对她说话的样子,挡在她身前的样子,笑的样子。
  【明明就是个笨蛋骑士……?】
  她从没想过喜欢一个人的情感会膨胀的如此之快。也没想到她所日夜幻想的王子竟然是这样一个笨蛋。
  他没有她想象中的帅,也没有王子应有的潇洒与风度,似乎有的只有与生俱来的恶心帅。甚至连告白都要让女孩子先来,自己对别人的心意全然不知。
  可就是这样的人,她喜欢上了啊。
  就那么喜欢上了,连她都没察觉到的时间喜欢上了。
 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,发呆的时候会想到他,面对他时的情绪也变得奇怪起来。当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子说话时,心脏的部位,也在隐隐作痛。
  仿佛搅起来一般,将心脏挖出来一般,用针扎满了一般的疼。她怕疼,可是她控制不住。
 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?这就是她想要的甜蜜爱情吗?可为什么,和她想象的不一样。
  他会拒绝我吗?他对我好是不是只是因为他所坚守的骑士道?他……喜欢我吗……
  少女的心思犹如一团乱麻,混乱不堪。她怎么到的他家,她都没有记忆了。
  【艾比小姐?】他在她眼前挥了挥手,试探性问了一声。安迷修没想到艾比会在这个时候来他家里,而且还穿的这么漂亮。
  待会有必要护送艾比小姐回家呢……要是碰到坏人怎么办。安迷修思考着,抬眸,却看到艾比通红的脸庞。
  【唔?艾比小姐,您怎么了,发烧了?】安迷修将手放到艾比的额头上,片刻后又放到自己的额上,比量了一下。
  【真的发烧了?】
  艾比呆在了那里,她能感觉到他那宽厚的手掌就这样贴在她的额上,她没想到他平日看起来如同女孩子般细嫩的皮肤,竟然有着常年握剑所留下的老茧。
  一定很努力吧……
  【安迷修……】艾比闭上眼睛,脸颊红色不减反增,她哆哆嗦嗦的样子,像一只小兽一般惹人怜爱。
  【嗯?】
  【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喜欢你,安迷修!】活像破罐子破摔一样,在最后的迟疑之后,她一口气说了出来,将心底埋藏已久的话说了出来。
  安迷修怔住了,不知反应了多久,他才缓缓说道【在下不能接受您的告白。】
  泪水好像洪水一样堵住了艾比想要发声的喉咙。她想说话,缓解自己现在的心情,可她的嘴只能不停的张张合合,眼泪铺满了方才犹豫不绝的眼眸,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,止不住的出来。
  她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。像是被谁,活活从中间撕开了,扔进了垃圾桶。
  她后悔自己陷入了爱情的泥沼。现在,她将葬身在这片,让她时不时幸福,时不时失落的地方。
  突然,艾比被抱住了。
  安迷修将她拥入了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,像在安抚一只小动物。【听我说完啊,你这样,我会心疼的。】他在她在的耳边,轻轻的诉说着。【听我说,我不接受您的告白。是因为身为一名男士,要第一个对喜欢的女士表白,怎么能让女士先开口呢?所以,尽管我十分开心能知道您的心意,但是,就当我是第一个表白的,好吗?我真的真的,很喜欢您。】
  她听见了。听见了她期盼着他说的那四个字。
  他的告白是那么直接,不像童话故事里的山盟海誓,也没有甜言蜜语。可为什么,这段话在他温柔的嗓音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心弦?
  【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您不喜欢我,害怕您讨厌我。因为我不是王子。但是,我能守护在您身边一辈子,至死不渝。骑士不会违背誓言。】
  【……放开啦。】
  【……嗯?】
  【我让你放开我啦,我要闷死了。】
  【嗯?对不起!是我太莽撞了!】
  【……没关系啦……】
  【啊?】
  【啊什么啊,姐是说,姐同意你的表白了,如果你敢违背你的誓言,我就……就……】
  安迷修轻笑一声,将艾比的手牵过来,轻吻了一下。
  【遵命,我的公主大人。】